遇色1937

随手一写,旨在不忘最初。

秋还是悄悄的来临了,在我们穿着漂亮的裙子,着清凉的鞋子踏在路上的时候来临了。在南方甚少感觉到秋意的存在,也很少有人关注秋天的到来只有看到书上飘落的叶子,才会知道秋的存在。但,时光似流沙般,从我们的指缝溜走,再也找不回来。
转眼又到了寒露,除了天气变凉了,其他什么都不变。
早晨起来,会感觉到丝丝凉意从皮肤划过,激起一颗颗小疙瘩。出门走一圈,火红火红的太阳依旧从东方升起,却不似酷夏的炎热,反而带给我们温暖。眼前的,远方的,南方的常绿树的树枝还是挂着深绿的叶子,一年四季都不曾变换过。